相声演员杨少华为何“常常睡不着觉”

发布日期:2019-08-22 17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咧开憨厚大嘴,笑出牙床、笑出满脸皱纹的相声演员杨少华不爱把事儿放在心上。一次去南方演出,台下狂热观众要求唱罢下台的大腕歌星返场,接着上台演出的杨少华遭到喝倒彩轰下台“待遇”,杨少华不急不恼,上去又下去反复多次后,向观众深深一鞠躬缓声慢语:“都累了吧?您要是累了,我可就开说了。”一下子把怨气满腹的观众逗乐了!

  小时候捡过废纸、煤核的“苦人”杨少华,懂得百姓观众的心,自谓:“我出门买块烤白薯,人家小贩还跟我说‘得,您甭给钱了,我喜欢听您相声’,这比得奖还让人高兴!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,金杯银杯不如父老乡亲的口碑。”一辈子心系观众的杨少华水平高超,尤以擅抖包袱见长,即使相声演员最吃功夫的即兴“现挂”,杨少华也几乎是台上台下俯拾即是,咳唾成珠。

  相声大师侯宝林当年坦称自己满意的‘现挂’“一生仅有两次”,他对思维敏捷的杨少华“现挂”才华颇为赞赏。杨少华前往侯宅拜望,保姆见是生客便以“侯先生平日做什么都‘定时’,定时吃饭定时会客”为由将其拒之门外,杨少华装出—副紧张情态悄声问:“有定时炸弹没有?”脱口而出的“现挂”逗乐了保姆,侯宝林在里面听见也是哈哈大笑,恭请入座。

  书法家启功赞誉杨少华是“中国的莫里哀”,杨少华接口就是绝妙“现挂”:“好家伙,没死就先‘默哀’了。”一笑了之,没把褒扬放在心上。他见到报纸上宣扬自己成就文章后把报纸撕成碎片,说:“我撕掉的目的是想告诉自己,不要把它记在心上,路还很长,要不停地努力,才是永远的进步。”

  如今七十多岁的杨少华仍活跃在舞台银幕上,自云:“我能够做到像你们说的‘老来红’,是天天琢磨的结果,为了相声段子,我常常睡不着觉。”他那些既可情感、又能理究的意趣纷然的“现挂”,亦可视为是潜思满孕、触类旁发的成果。